第88章 重罚

        战老夫人也迅速反应过来,她颤巍巍说道:“既然是兰儿做的,那我就不追究了,她终究是对我有误会,才做出这样的恶事!”



        战阎冷冽开口:“不管如何,行巫蛊之事,乃罪大恶极的重罪,她有了身孕,不能承受重罚,战玉身为她的夫君,代替她去祠堂外面跪上三天三夜,以求祖宗的宽恕!”



        战老夫人吓得脸都白了,她着急阻拦:“阎儿,原本玉儿身体就弱,你不能这么重罚他啊!”



        战阎毫不犹豫吐出一句话:“他是为了陈芝兰受罚,那种巫蛊之术胆敢诅咒本候的母亲,本候没要他的命,就已经是仁慈!”



        战老夫人被堵的面色铁青,也气的心口一阵阵发紧。



        战阎这句话,让她无言以对啊。



        她还能再帮着战玉求情吗?



        她不能啊!



        她只能讪讪开口:“罚的好,罚的妙!他战玉活该!”



        话音落下,她身体猛然往后仰倒,直接昏迷过去。



        林怡琬回到房间的时候,都要笑的喘不过气来。



        她每每想到战老夫人那张憋的青紫的面容,就痛快极了。



        她只怕后悔死了,搬起石头砸了亲孙子的脚!



        偏偏她又不敢再帮着求情,真是憋屈至极啊。



        不过影一也着实厉害,能以最快的速度寻到巫蛊娃娃,再埋进陈芝兰的院子,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呢?



        她是懂得收买人心的,连忙让玲儿准备了一个好看的荷包,给他装上一包外伤膏药。



        影一被叫进来的时候,还有些意外。



        他不解询问:“夫人,你叫属下做什么?”



        林怡琬慢悠悠开口:“打赏啊,你这次做的事情我很满意,没让老道士把火烧到我身上来,但凡那巫蛊娃娃在我院子发现,我只怕在侯府的处境就十分艰难!”



        影一羞涩的挠挠头:“属下为主子分忧是应该的,属下不求赏!”



        林怡琬将荷包递给他道:“这可不是普通的赏,里面放着的膏药对外伤止血很有效果,用起来也很方便,只要贴上就好!”



        影一心中感动,他是知道夫人手里是有不少好东西的,毕竟是林太医最为宠爱的外孙女。



        可他万万没想到,夫人竟然还能顾及到他。



        他身为暗卫,执行任务的时候,受些小伤在所难免。



        可她竟然给自己准备了方便易用的外伤膏药,这种贴心的主子着实少见了。



        他也没推辞,直接接过荷包行了大礼:“多谢夫人!”



        林怡琬就好奇询问:“你是怎么悄无声息的放进陈芝兰的院子,还没被她给发现的?”



        影一僵着脸回答:“多亏了紫儿学猫叫,学的惟妙惟肖,把那些院子里面守着的丫鬟婆子都给引走了!”



        “啪!”一颗石子从外面窗户砸进来,正中他的眉心。



        他下意识伸手揉了揉,有些心虚的说道:“属下还有别的事情,就先告退了!”



        说完,脚底下抹油跑了。



        林怡琬看向窗外站着的紫儿,笑眯眯开口:“原来紫儿也帮忙啦,快进来,也给你赏!”



        紫儿原本还想拒绝,可被玲儿给拉进屋去了。



        她夸赞道:“想不到紫儿你还有学猫叫的本事呢?”



        紫儿此刻杀了影一的心都有了,这个蠢货,自己领赏也就罢了,干嘛把她学猫叫的囧事给讲出来!



        真想揍死他!



        影一也知道自己惹怒了紫儿,同是暗卫营出来的人,他可知道她的尖爪子有多厉害。



        未免被挠的体无完肤,他得赶紧去求侯爷给任务。



        他二话没说,径自进了书房将林怡琬送给他的赏,直接双手呈送在战阎面前。



        “这是?”战阎端详着精致的荷包,有着瞬间的疑惑。



        影一连忙回答:“爷,这是夫人赏的,里面的外伤膏药据说是她亲自做的,极为有效,属下全都贡献给你!”



        战阎冷哼:“说吧,又闯了什么祸?这种好东西你不自己留着,还非要给本候,想来定然是没安好心!”



        影一低头看着脚尖回答:“求爷给任务,让属下出去避避风头!”



        他怕紫儿揍他,毕竟那小丫头疯起来,自己受再重的伤,也会死磕到底!



        战阎也没迟疑,一把拿过荷包放进袖子里面:“好,你去跟影魂换换!”



        影一想提醒他一句,爷,那是夫人赏给属下的!



        算了,看他当宝贝收着



        的模样,只怕刚说出口,他就能把自己发配到紫儿面前去。



        先躲再说吧!



        他没敢迟疑,嗖的一下就没影了。



        战阎低头在烛火下摩挲着那个荷包,唇边丝丝温柔展现。



        影魂从外面走进来的时候,看到他这幅神情还很震惊。



        在他的眼里,爷是杀伐果敢,冷血无情的。



        还从来没有见过他这般温和的模样!



        就不像他了!



        难道是因为新娶的夫人吗?



        怪不得影一来的时候提醒,你可以不听爷的话,但是夫人的话,要必须遵从。



        原来,娶了媳妇儿的男人真的会改变。



        思及此,他连忙躬身行礼:“属下回来复命!”



        战阎面上笑意渐守,他淡淡开口:“忠勇王那边有什么动静?他亲自往黑林山跑了吗?”



        三天之期很快就到,他不信忠勇王能沉得住气。



        若是他的确没有任何动作,那么就只能说明,他已经想好了要如何对付战阎。



        影魂迅速回答:“属下一直守在忠勇王周遭,他除了日常的遛鸟玩乐之外,再无其他动作!”



        战阎眯了眯眼:“果然啊,看来咱们侯府今天夜里会有热闹瞧了!”



        他抬眸看向外头,低声呢喃:“月黑风高夜,正是陷害的最佳时机啊!”



        入夜,林怡琬早早的钻进被窝。



        战阎早就命人告知她今晚上在书房那边过夜,让她不必久等。



        她看了一会画本子之后,就眼皮直打架。



        玲儿从外头进来,抬手抽走了她抱着的画本子:“夫人,该睡了,就算老夫人那头没规定你去请早安,可咱们也不能落她口实!”



        林怡琬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眼角愣是挤出两滴生理泪。



        她凝眉说道:“玲儿,明明晚饭我吃的也不少啊,为什么现在觉得胃口空落落的呢?”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