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长生从散修开始在线阅读 - 第八百四十四章 三尸齐聚

第八百四十四章 三尸齐聚

        听得这话,吕仲却是摇头。

        “我自有打算。”

        发自内心的,他并不信任那道声音。

        其虽口口称称前辈,然真面目到底是什么修为,又会是何等身份,具体还是两说。

        天衍道君无疑是个威胁,很难想象,惹上一个道主级存在,究竟会是何等后果。可那道声音居然知晓天衍道君的底细,并言称有办法能阻止其复苏。

        念及至此,吕仲嗅到了不同寻常的味道。

        “或许,我该推衍一二。”

        道环的力量,是时候该借用了。

        只见他心念一动,识海中的元始道环微微一颤,继而飞速推衍起可能的未来。

        以金仙的实力,推衍的长度何止百息。

        一瞬间,就是大半时辰。

        几乎是同时,千里外一荒山之巅,暗中浮现的天衍道君,面上露出狐疑之色。

        “奇怪,此子的命运怎发生了变化。”

        在他眼中,吕仲此刻好似蒙上了一层轻纱,叫人再看不清真切,更别说是借此挑动命运线,来达成自己的目的。

        忽然,他心中没由来一阵心悸。

        眼角余光一瞥,正瞧见有剑光袭来。

        吕仲一手掐剑诀,一手持真星仙剑,周身更有古老月光、时空仙剑环绕不休,刹那间就是三道剑光交错,封死目标所有退路,如煌煌大日般压将下来。

        “不好!”

        天衍道君神色一变,双手弹出十数枚圆弹。

        “嘭嘭嘭!”

        只差一线,吕仲剑势被如林长枪格挡住。

        他目光一凝,发现长枪的主人,竟是一具具身形瘦削,面容形如骷髅的傀儡。

        只是未等天衍道君欣喜,吕仲面上露出讥讽之色,身形蓦地一闪,体表涌现出银光,在旁者难以反应的时间里,以行云流水的动作,从密集枪林中闪烁而过。

        “唰”的一声。

        吕仲挥剑,架在天衍道君脖颈上。

        说实话,挥剑时他心头狂跳,眼前这位可是疑似道主级的存在,二人间的境界差距之大,无异于蝼蚁挑战大象。

        不过很快,吕仲就察觉出不对。

        “你并非天衍道君。”

        “如何见得?”

        被架剑在脖子上,哪怕对方一念即可枭首,天衍道君眼中仍无半点慌张之色,依旧从容且淡定。

        “既无未来,无过去,更无当下。”

        吕仲冷冷一笑,看出了对方的来历,“若我猜得没错,阁下怕是道君三尸罢。”

        他曾听说过,大罗欲成道主,须得斩三尸。

        三尸之说,成仙前有,成仙后也有,然却是两个不同概念,分别对应着不同的象征之物。

        前者乃是虚幻,代表心中欲念。

        大罗金仙斩三尸,却是真真切切的。

        分别可斩出自我尸,善尸,恶尸,实力依次递减,然每一皆有挑战本体的实力可能。

        面前这天衍道君,既是天衍道君也不是。

        “呵呵,小子道行不高,眼光倒是毒辣。”天衍道君一笑,大方承认,“不错,我的确非天衍本尊,只是一念恶尸而已。可自称是他也没错,因为我们本就是一体。”

        “所以,方才跟我传音的,才是天衍道君?”

        “是,也不是。”

        天衍恶尸摇头晃脑,毫不在意脖子被划出血痕,解释道:“真正的天衍道君早就死了,当年被坐镇仙庭的天道子亲自出手,一把捏碎成了齑粉。只不过,本尊也算有几分运道在身,机缘巧合之下,以另一种方式活了下来。”

        “若非如此,本道君也无法继续存在。”

        说到这里,他指向远方那块巨石。

        “如你方才所见,天衍成了那副模样,被困在不知何来历的妖丹中,不生也不死。”

        听恶尸这么一说,吕仲大概明白了其图谋。

        不外乎,取而代之。

        一旦恶尸真成了本尊,本尊说不定会变成恶尸。

        更妙的是,此具恶尸还是处于异常状态,对本尊来说可是再好不过,能省却不少的麻烦。

        可事实真相,难道真是如此吗?

        方才恶尸所言虽多,难保不会九真一假,刻意隐藏关键信息。被困妖丹的那声音也是如此,其虽因恐蛛卵出现,然它的真实身份难以确定,连是人是鬼都不知道。

        跟万世老怪打交道,吕仲着实感觉头痛。

        心中正想着,前方忽现出一漩涡。

        紧接着,骊山王母的身影,从中跌撞落出,待她看清地上的吕仲跟脖子被架剑代天衍道君时,表情一下变得十分精彩。

        “虚空道友,你这是......”

        “他?天衍道君恶尸而已。”

        “而已?”

        骊山王母满面狐疑,心道就算是恶尸,那也是道主级存在的恶尸,岂是金仙所能挑战的?

        不过......她多看了几眼,便记起自己的来意。

        旋即玉手一展,放出一枚光球来。

        光球仅鹅卵大小,散发着辉光,看着便令人觉得倍感亲切,心中不由自主生出好感。

        骊山王母满脸敬意,柔声道:

        “翁老,我已如约带你来此,还请现身。”

        不料远处的恶尸一见,面色微微变化。

        “不好,这是天衍的善尸!”

        听得这话,吕仲正好见到光球中,腾地现出一道身影来,其模样与恶尸一般无二,只是面容间少了阴狠戾色,望之好似一慈祥老者,心中难以生出敌对情绪来。

        更在想,骊山王母能修炼至今天,难道靠的是天衍善尸。

        “还有,恶尸、善尸......命运真就这般巧合?”他想到这里,心道该不会等下连自我尸,也一并出现在这里吧?

        另一边的骊山王母,此刻知晓了现场情况,望着被吕仲架剑的恶尸,面色变得古怪起来。

        她正想着,远处虚空又有漩涡浮现。

        这次出现的是令端老道。

        此刻他一副狼狈不堪模样,不止衣衫破碎,头冠被打飞,更还被削去了一层头皮,远远看着好似秃顶般滑稽。

        注意到四道落到自己身上的目光,令端老道有些发慌。

        “你们都看着贫道作甚?”

        在场中气氛变得诡异之前,一道声音及时响起。

        “咳咳,在下略有些好奇,道友身上是否也随身带着老爷爷。”吕仲一本正经的好奇问道。

        一听这话,令端立刻明白过来。

        “虽不知二位,是如何跟天衍道君扯上关系,还有这两位天衍道君又是......贫道敢发誓保证,确实未带着前辈随身。”

        这时,善尸忽的开口。

        “我感觉,他就在附近。”

        天衍善尸口中的他,自然指的是自我尸。

        作为三尸中最后斩去,也是最实力强大的一位,自我尸的威慑力不言而喻。

        远处的吕仲听到,心中立刻有了猜测。

        若无意外,之前天上的巨脸,极可能就是自我尸所化。

        “这下真是有趣了,三尸齐聚!”

        吕仲瞥了眼身旁恶尸,猜想他或许早已经知晓自我尸的下落,其实就在天衍宫那边。

        察觉到这道目光,恶尸罕见露出一抹无奈表情,暗中传音道:

        “自我尸实力极强,全盛时期甚至超过了本尊,如若不是当年那一场突如其来的弥天大祸,恐怕他已成功取而代之。”

        “这般存在,我又如何能敌。”

        对此,吕仲只能报以呵呵一笑。

        怂就是怂。

        还有什么可说的。

        转而他心中又在想,这天衍道君眼下情况,已是三尸齐聚的局面,指不定会发生什么。

        “如果是仙庭全盛时代,只怕早已经派道主来讨伐。”

        可眼下嘛,怕是只能任由其发展了。

        前有破碎战争,后有天地大劫深渊的到来,哪怕是实力强如道宫,也经不起这般消耗。

        等下会发生什么?

        吕仲心中不断猜测,既好奇又忧心。

        可很快,便有一道身影出现在众人眼前。

        正是天衍道君的自我尸。

        跟善恶二尸不同,自我尸看上去更像天衍道君的孪生兄弟,并非是本尊从模子刻出的复制品。

        天衍自我尸一经出现,就用淡漠目光扫过众人。

        “看来......一切都将在今日有个结果了。”

        说完之后,他的身形骤然减淡,五指并拢朝前一挥,立即斩出一道纯白刀光,才飞行至一半距离,蓦然分裂爆发,化作数不清的刀影射出,朝远处众人覆盖过去。

        吕仲见此幕,再顾不得架剑控制恶尸,挥手弹起一层银灰光幕,将自己护住。

        “噼里啪啦!”

        时空壁障一阵乱响,好在还是坚持下来。

        “光是随手一击,就有如此威能......”吕仲心中将自我尸与恶尸实力做对比,发觉前者能轻易碾压后者。

        就这,还是自我尸未恢复的状态。

        “真不敢相信,实力巅峰达到道主境界的自我尸,到底该是拥有何等恐怖的实力。”

        吕仲心中不由暗想,只怕碾死大罗也易如反掌。

        与此同时,其他人也躲避。

        只是跟吕仲不同,他们无有时空壁障可依靠,只能祭出防御仙宝,可这哪里是漫天刀影的对手?

        抵挡不过片息,众仙宝就成了废铁烂渣。

        而这时,自我尸正朝妖丹方向走去。

        恶尸此刻浑身冒烟,看样子是受创不轻,“快,阻止他!否等自我尸取代天衍道君,我等皆只有死路一条。”

        话音未落,一道流光急掠。

        “锵!”

        自我尸未回头,弹指将流光击飞。

        光芒散去,只有一柄哀鸣玉刀。

        同时,骊山王母呜哇一声,口中喷出殷红血柱。

        原本红润的面色,不消三两息就惨白如纸。

        方才是她祭出本命仙宝断仙刀,试图阻拦自我尸的脚步,却不料对方仅是一弹指,就将重创了此宝。

        此刻召回来,刀身上已满是裂纹。

        骊山王母察觉这点,心中痛惜的同时,还略感不解,为何自我尸能一击命中断仙刀的弱点。

        一旁的吕仲看得仔细。

        方才那次交锋,看似自我尸出手精准,实则更像是仙刀自己撞上去,过程充满了既定命运的味道。

        就在这时,两道身影齐齐冲出,是善尸与恶尸,二人虽然互相敌对,对本尊的身份极为渴求,并不愿让予对方。然面对强大敌人的当前之下,由不得他们不合作。

        “愿溯!”

        “愿返!”

        两声低喝之下,善尸与恶尸齐出手。

        两道白光从他们手中射出,相互纠缠在一起,形成一道螺旋轨迹,轰然射向了自我尸。

        只见那自我尸一动不动,缓缓抬起左手。

        悄无声息间,此臂被白光击中。

        神奇的一幕发生!

        被白光击中的手臂,这时候先是化作一截枯骨,继而变得似婴儿手臂般白嫩。

        可自我尸却看也不看,催掌轰向前方。

        啪啪两声,善恶二尸倒飞而回。

        其中,恶尸被那条手臂拍中,此刻仿佛也被那种神奇状态侵染,状态立刻也开始变幻不定起来。

        吕仲看得心中暗暗有些惊讶。

        三尸之中,果真是自我尸最强,其余二尸与之相比,着实弱得可怜,恐怕真只有提鞋的份。

        “若我有幸一窥道主之境,斩出的自我尸又该是何等强度?”

        紧接着,他又立刻想到一点。

        “斩出的三尸,传说中是与本尊四位一体,各自相互依存,难道真是无法消灭的存在?若真是如此,为何不见各大道宫动乱......想来,该是找到了解决之道。”

        吕仲思量中见善恶二尸落于下风,当即不再袖手旁观。

        在天衍道君力量未恢复前,他的三尸实力极其有限,甚至连金仙后期都能压过。可如果选择坐视不管,任由自我尸完成夺舍,取代不生不死的天衍道君本尊,后果难以预料。

        自己能侥幸生还可能是,是新天衍道君忌惮仙庭,未理会几只蝼蚁的叫嚣,选择远遁恢复力量。

        最坏的结局,自是一巴掌拍死几人。

        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三尸之中任何一人成功,这才是对于吕仲来说最好的结果。

        吕仲抬手一剑,朝着自我尸斩去。

        剑刃上银灰光芒闪烁,与其手臂交织白光撞在一起,后者径直被切割开来。

        自我尸目露意外,显然未料到这点。

        可旋即,银灰二色的熟悉力量,仿佛让他回忆起往事,整个人如暴怒雄狮,猛然爆发出惊人气息。

        数之不尽的剑影爆发,如洪流射出。

        吕仲拉起壁障,同时未尝试躲闪。

        他知道,躲只是浪费力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