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带着系统饲养美强惨反派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二章 一样的城两样对人

第三十二章 一样的城两样对人

        “终于到了,小昭妹妹你快看,前头就是荒原城了,咱们再加快点速度,估摸着能在晌午之前进城……”

        赶往荒原城的这一路,他们四人从黄沙遍地的沙漠走到了怪石嶙峋的戈壁荒原,又从戈壁荒原走到了遍布芨芨草的干旱之地,然后是砾土,然后是河流,最后看到远方矗立的巍峨雪山,站在这长着矮矮小草的嶙峋荒坡上,顺着周彩凤手指的方向眺望而去,前方被湖水环绕的平原谷地出现了一座土黄色的城池,城池边上坠着零星绿意。

        这土黄色的城池,便是周彩凤祖孙俩口中的荒原城了。

        “哎哎,小昭妹妹,小昭妹妹?你发什么呆呢?是不是拉不动沈公子啦?不然小昭妹妹歇一歇,换姐姐我来帮你如何?”

        李昭正在观察眼前的这座城,边上就传来了催促。

        见到对的手已经急不可耐的伸来,李昭赶紧拒绝,“不了不了,谢谢彩凤姐姐,我可以的,你还是招呼周阿爷去吧。”

        开玩笑,自家亲哥可是有脾气的,一路上恨不得离这位殷勤姐八丈远,态度客气又疏离,内心防备的紧,她哪能看不出来呀。

        就这,她敢让她碰他?

        “哎呀,小昭妹妹忒的客气,我们谁跟谁啊,都这么熟了……”巴拉巴拉……

        “彩凤!”

        李昭拒绝周彩凤却不依,若不是老爷子严厉出声阻止拉着人就走,她还真不好回绝,也有些疲于应对了。

        讲真,上辈子自己也好歹是一社牛来着,如今遇到这位,她这牛也不得不自愧不如,吼不住啊吼不住!

        跟在翘着嘴郁郁不乐的周彩凤身后,一行四人渐渐接近城池。

        李昭仔细观察了一下,他们进的是荒原城的东城门,也不知是荒原城人口不多的缘故呢?还是这个点不对此刻正是人们各自忙碌的时辰?

        此刻南城门口排队等待进城的,除了三五个如同周家爷孙一般打扮的人外,就只剩下小猫两三只的行人,并几个背着编筐背篓的拾粪人。

        进城走右,出城排左,各自两队并列,查验的速度并不慢。

        李昭暗中观察,记在心里,见连连回头朝着他们招手的周彩凤被老爷子一把拉着走到了前头排队去了,她赶紧拉着人跟上。

        一路走来,李昭不是不知道这周老头对他们兄妹不待见,从来就没个好脸色,可谁叫自家还指着他们带路呢,李昭跟沈溪也就忍了。

        这会子城池尽在眼前,见了人烟,连硕大的红色箭头此刻又跳出来显示存在了,李昭就更顾不上周老汉的黑脸了,她有点兴奋,跃跃欲试。

        打卡打卡!也不知道今日这打卡签到会签出什么好东西来,这可是城池啊城池!

        拉着沈溪排到了周家爷孙身后,趁着排队进城的空档,发现李昭表情不对的沈溪拍了拍她的手,迎上沈溪的视线,李昭贼兮兮的笑笑,沈溪果断明了。

        经他观察,自家小昭那什么签到的时候总是走神,表情也怪怪的,为了以防万一,他得给自家小孩遮掩点。

        如此沈溪示意李昭把他拉上前些与周家爷孙并排站位好,又拍了拍身边的位置才故意道:“小昭,我渴了,帮哥哥拿下水囊。”

        李昭忙哦哦的应了,弯腰伸手,趁着去箱子头取水囊之际,果断打卡签到,当她看到满屏的铜板,李昭笑的荡漾。

        姑奶奶我终于有钱了!

        兴冲冲的抬头,把手中水囊塞进沈溪手里,李昭才要献宝,沈溪却朝着她暗暗摇头,只接过水囊喝了两口,复又把水囊递给李昭。

        “谢谢小昭。”

        “不客气我的哥。”

        李昭泄气,耷拉下肩膀,这空有喜悦而不能跟朋友分享的心情谁懂啊家人们!

        然还不等她耷拉下两分钟,一只黝黑的大手兀自就伸到了眼跟前。

        李昭?

        李昭的态度,让面前身穿藤甲手持红缨长矛的黝黑壮汉皱着眉头,摊着的大手未收,语气却俨定“小丫头是生人?第一次来荒原?”

        “嗯。”,李昭点头。

        守城卫上下打量了李昭与沈溪一眼,“生人无户,进城费二十文一人头请缴纳。”

        李昭傻眼。

        呜呜呜,她就签了一百个铜板啊亲,她的荷包都没有焐热,这就去了差不多去一半啦?要不要听这么坑啊!

        李昭杯具,边上的沈溪也着急。

        他与小昭二人身无分文,眼下进城却要进城费,这倒叫他们为难。

        沈溪飞速思考着他们该如何过这一关,不然用手头什么物资去抵?沈溪便喊:“小昭。”

        被沈溪的喊声打断思绪,李昭回神看着面前的人,李昭瞬间就明白了亲哥眼底的急意。

        签到得钱没来得及跟他说,这会子见人家急了,李昭忙探头到沈溪耳侧低声安抚:“十七哥放心,我有钱。”

        “有钱?”,沈溪诧异挑眉,明明他们都是穷鬼身无分文的,李昭却镇定点头,“嗯,有钱!”

        怕亲哥不信,李昭小手还拍了拍自己挎着的草包,朝着沈溪眨眨眼。

        沈溪秒懂,心里愧疚再添一层,心都揪着的沈溪不由抬手抚了抚李昭的额顶,“乖,辛苦我们小昭了。”

        李昭满不在乎的直摆手,“嗨,这有什么辛苦的。”,感受到身边军士催促的眼神,李昭也不多说了,急忙安抚boss哥,“好了好了十七哥,你且安心,我去给进城费,咱们这就进城。”

        “好,去吧。”

        转身回头,李昭紧了紧身上背负的草绳,拉着人再近两步,一边感慨金手指爸爸的机敏,一边认命的装作老实模样从身侧草挎包掏钱,点了还没焐热的四十个钱,肉疼不已的递了上去。

        守城军士收了钱,挥手打发人,李昭也不敢耽搁,赶紧拉着沈溪入城。

        才抬脚,一眼看到前头周家爷孙在面对兵丁盘查时,周阿爷并未掏钱,反而是从怀里掏出了一块木牌递给兵丁,对方接都不接,只淡淡的瞄了一眼就摆手放行了,李昭讶异。

        紧跟着李昭左右瞄了一眼又发现,其实拿着这种牌子进出城的人还不止周家爷孙,前前后后还有好些个人都是如此,李昭就不解了,进个城而已,这还带区别对待的?

        身后传来催促,李昭赶紧拉着沈溪穿行在城门洞里,看着又靠过来的周彩凤,李昭不懂就问了。

        “彩凤姐姐,刚才进城的时候,周阿爷拿的那个木牌牌是什么啊?”

        周彩凤多精明啊,听得李昭这么问,再看李昭的小表情,她嘿嘿一笑,也是有心讨好,当即点破。

        “嘿,小丫头还蛮精乖的,你问木牌牌是假,想问为何一样的城两样对待我们这些人?想问为何拿着木牌的人我们为何不用交进出城费才是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