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新婚老公不孕不育,我却怀孕了在线阅读 - 第692章 钟意,我认出你了

第692章 钟意,我认出你了

        乔惜的声音有些颤抖,却很坚定。

        “钟意,我知道你就是阿意。”

        钟意怔怔地看着她。

        那双漂亮的眼睛里盛满了复杂的情绪。

        他声音带着失血后的沙哑:“什么时候知道的?”

        “很早。”

        乔惜握住了他的手,指腹搭在他的腕上诊脉。

        随即,拧着眉头伸出手要将他的外套脱掉。钟意那双骨节修长沾染着血迹的手,紧紧地捏着她的手腕。

        “你听话,先离开。我真的有办法自救,是万江大惊小怪。”

        乔惜抬眸,那双杏眸里燃着几分怒意:“你再赶我,我会和你耗下去。到时候,我们就在这同归于尽。”

        钟意知道她说到做到。

        他渐渐松了手。

        乔惜扯开他的西装外套,里面的衬衣已经是血迹斑斑。

        他的腹部,和肩上都有刀伤。

        甚至右腿上还有……枪伤。

        还有一些狰狞的淤青红肿,一看就是经过剧烈的打斗。

        乔惜闭了闭眼,喉咙像是堵着一团棉花一样酸涩:“这里条件不好,我只能尽力给你止血。”

        她没问为什么会弄成这样。

        但是她知道钟家人站在权力的顶端,也会成为所有仰望上方的活靶子。

        她扯开他的衬衣,这里甚至连纱布和酒精都没有。

        只有一套长针。

        乔惜冷静地将一枚长针扎入他手臂处的孔最穴。

        又取长针扎到他的腹部。

        中医针灸止血,自古都是有奇效的。

        她冷静地扎着针,可眼泪却滴落到了他的手腕处。

        钟意紧紧抿着唇,望着她的精致明媚的容颜。

        她今晚应该是盛装出席天元集团分部的宴会,名流云集。她该是和霍行舟在璀璨瞩目的灯光下,而不是和他待在阴暗危险的角落里。

        明明打定主意,不让她卷入这场纷争中。

        却没想到她聪慧,早就猜到了他的身份,却隐而不发。

        内心不知道受了多少煎熬。

        他的那场“假死”,受到最大伤害的就是她。

        可今日,看着她不顾一切奔来。

        他内心却涌出了一丝丝窃喜。

        看吧,她的心中始终有他一个位子。

        “惜惜。”

        他轻轻喊了一声。

        “闭嘴。”

        乔惜哑着声呵斥道。

        钟意知道她生气了,唇角却不自觉上扬:“我让万江去找船了。码头停靠了上万艘船只,有邮轮有货轮,还有一些个人的船只。钟凌霄不可能收买整个码头的船只,陆上不能走。我们可以出海绕一圈十三湾从另一侧回帝都市区。”

        他并非强弩之末。

        狡兔三窟。

        今晚确实中了裴家和钟凌霄的圈套,真没想到钟凌霄还有点头脑。

        也没想到看似中立的裴家竟然在暗地里帮着钟凌霄上位。

        可他还有一条生路。

        乔惜盯着他:“我若不来,你这一身血怎么撑到从十三湾码头绕回帝都市区?”

        必死无疑!

        钟意看着她,唇角却露出笑意。

        是这样没错。

        可是,他宁愿死也不想将她拖进这个泥潭里啊。

        否则,当初他不会离开月亮村,导致两人错过了那么多年。

        或许……或许他不走,现在她嫁的人就是他了。

        他不是帝都钟少,她也不会是霍少夫人,更非国医徒弟。

        世事无常。

        只是一个念头,就能让人生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你怎么还笑得出来?”乔惜瞥了他一眼,压着声音说道。

        “见着你,很高兴。就觉得死也无憾了。”

        乔惜再看他的时候,眼睛里带着锐利的警告。

        “你死得容易,留下活的人痛苦折磨。”

        若是今晚钟意真的死了,乔惜一辈子都走不出那个魔障了。

        她已经面对了一次他的死亡,再来第二次,她余生都将在痛苦绝望中折磨。

        阿意的死,是她的心结。

        噩梦缠身的心结。

        “祸害遗千年,我没那么容易死的。何况……”钟意抬眸深深地望着她。

        何况阴曹地府,没有乔惜。

        乔惜低头看着他的伤口说道,“你好好靠着别动,现在血是止住了。针,我不能拔。”

        一拔,伤口便又会流出血来。

        “听你的。”

        钟意靠在货架边上,面如金纸。

        任谁看到,都知道他快撑不住了。

        完全是凭着傲人的毅力,还有空和乔惜说笑。

        乔惜知道他向来都喜欢装着这么云淡风轻,也没有理会他。只是拧着眉头听外面的动静,来来回回的脚步声不断。

        甚至还有人进门来看的,她心跳如雷生怕被发现踪迹。

        但很快就有人走了。

        还没等她松一口气,就又有脚步声近了。

        她拿起一枚长针,躲在货架后面。想着要是来的人是个生面孔,她就用飞针术扎进他的穴道。

        气氛紧张。

        她都忘了十二月的天气有多寒冷,只感觉全身就像是冻得冰块似的。

        “钟少。”

        “钟少。”

        万江压着声音,用气声轻轻喊着。

        乔惜听到熟悉的声音,整个身体瘫软了一半。

        万江绕过一个个货架走到了他们面前,看到乔惜在,立马感动得热泪盈眶。

        “乔小姐,太好了!没想到你真的会来,我……我联系到了一艘游轮,现在就能走。还好,今晚大少没有将所有路都堵死。”

        万江也是一身狼狈,身上大大小小都是伤痕。

        “那你扶他起来,小心点别碰到针。我喊上老陈,一块走。”

        她身上穿着白色礼服也沾上了钟意的血,这么跑出去的话,一定会被有心人注意到的。

        只能跟着钟意从海上离开。

        前途未知。

        她握紧了手心,有些冷。

        寒冬腊月的码头更是森冷,每一道风都要往她的骨头里钻。她冻得浑身颤抖,却不敢发出任何声响。

        乔惜在黑暗中瞥见钟意惨白的脸色,知道他已经到了极限。

        她小声安慰了两句,那男人却还能勉强朝着她笑一笑。

        老陈掩护着他们从0782号货仓侧面下了救生艇,然后绕了几十米才登上游轮。

        这一路上,乔惜连呼吸都放得极轻。

        她知道那些人是要钟意的命。

        他们……也可能要了她的命。

        此时。

        码头上突然有些骚乱,不少人被吸引。

        老陈低声喊道:“少夫人,趁着现在快走!”

        “开船!”

        夜里,一艘游轮开动本没有什么。可是在这种时候离开码头,就太能说明问题了!

        不知道谁高喊一声。

        “人在那艘游轮上,开快艇去追!”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