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福运医妃旺夫命,王爷越宠江山越稳在线阅读 - 第312章 离凌王回来的日子不远了

第312章 离凌王回来的日子不远了

        躺在被窝里的陈星耀听说有人来请,气得想骂人,大过节的,这么冷的天,半夜三更找我干啥?

        往被窝里缩了缩,对小厮道:“跟他说我睡了,有事天亮后再来。”

        小厮低声道:“可来的是凌王府的人,说是王妃有急事找大人。”

        陈星耀在听到‘凌’这个字的时候,已经嗖的一声从被窝爬起来了,一边穿衣裳,一边对小厮道:

        “快快,拿靴子,备马。”

        别人请也就算了,王妃请他敢去慢了,不死也得脱层皮。

        王妃正找理由把他们这些钦差赶走呢!从去年还没过年就开始说了,这年也过了,节也过了,他们也该收拾收拾上路了。

        可外面冰天雪地,他怎么走?路上就算冻不死,也得冻伤冻残。

        再则,他来幽州这一趟,发生的那些事,回长安不是被父亲打死,就是被太子打死,他才不想回去呢!

        能拖一天是一天。

        故而他现在最怕的事就是,惹怒凌王妃,二话不说将他打包送走。

        等他匆匆赶到凌王府,一看庞先生、莫修谨、沈林钟、甲四都在,还有两个异族首领,心一咯噔,事情不简单啊!

        正要问王妃需要他做什么?就见沈冬素温柔一笑后问:“会哭吗?”

        陈星耀:……

        “啊?”

        “我问你会哭吗?当众哭,骂得要惨,还得哭得条理清晰,会不会?”

        陈星耀沉默片刻,看着王妃身后的月见。

        我要说不会,她该不会上来把我打哭吧?

        最后一咬牙,硬着头皮道:“会!”

        沈冬素笑道:“那就好!你若不会,便在我这提前练练,甲四动手很有分寸,莫大人口才好。”

        “有他俩帮你,很快就会达到本王妃的要求。”

        陈星耀吓一跳,赶紧道:“不用教不用教,王妃是想让我去谁面前哭?”

        还动手有分寸!我亲眼见过甲四一刀砍下鞑子的脑袋,他跟暴力女月见一样,有个屁的分寸!

        沈冬素笑了,这么配合,不用她用些别的手段,真是太好了。

        “自然是去,皇上面前哭!”

        迎着陈星耀因惊讶而大睁的眼睛,庞先生上前,将事情详细告诉他。

        在此期间,莫修谨已经写好一份‘剧本’,回长安后他应该怎么做,一条条写得很清楚。

        沈冬素则道:“你不是担心回长安会被你爹打死吗?”

        “你到皇上面前一哭,保管你爹不敢打你。”

        陈星耀欲哭无泪,我爹打我,是因为我来幽州之后,做的事都像‘凌王党’。

        但那是可以解释的,可以说我是为了大局。

        但我这一哭,不管皇上同不同意你的要求,我都实打实成了凌王党。

        陈星耀一咬牙,提出一点:“若此事功成,请王妃答应,让我来幽州为官。”

        沈冬素诧异地看他一眼,这人是有受虐倾向吧!你在长安当权贵公子不好吗?

        来幽州当官,累不死你!

        她二话不说就答应了:“行!事情办成,你来幽州,本王妃亲自向皇上给你讨个大官当。”

        同时她再次重申自己的要求:“你此行回长安,一是要哭幽州之艰难,高丽大军正步步逼近幽州。”

        “幽州生死存亡于一线之间!可怜凌王妃带着两个幼子,还要保护满城百姓,既不能逃,也不能怯战。”

        “朝廷要有良心,就多给点军需军饷,去年冬的军粮到现在还没送到呢!”

        “二是,哭北境之艰难,就因为北疆为祸多年,如今连小小高丽都欺负到北境头上。”

        “敌人打上门,可因我们没有海军,只能任其猖狂。所以,幽州要建海军的兵权。”

        “这一点,你给我哭哑嗓子也好,死缠烂打也好,动用你所有智力,一定给我要到海军权。”

        “要不到的话,你不必再来幽州。”

        陈星耀心一紧,忙拱手道:“王妃放心,我一定为王妃,为幽州,为北境,要到这海军军权!”

        这海军权,就是他向凌王妃交的投名状!

        沈冬素赞许地看着他,还是头一回在他身上看到热血呢!这家伙来一趟幽州,也算有长进了。

        不过,他怎么欲言又止,满脸凝重的?

        沈冬素霸气地问:“此行你需要什么?直接说。”

        莫修谨笑道:“你若实在没底气,我陪你走这一趟。”

        陈星耀忙道:“这倒不用。”

        又看一眼沈冬素,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想要凌王妃一模一样的马车,不然路上太冷了!”

        沈冬素:……

        智商没长多少,竟然不要小盼哥这个智囊同行,要一辆马车,真够有你的。

        沈冬素直接把自己的大马车送给了他,她的大马车确实暖和又轻便,是目前唯一一辆四轮的马车。

        能用四匹马拉车,速度极快。在这个普通马车日行不到百里的时代,她的马车能日行三百里!

        当然,中途要到驿站换马。

        马车内部装了一个小壁炉,有烟囱排烟,有厚厚的地毯,有松软的靠枕,有茶炉子。

        简直就是一辆移动的小卧室,这个时代的顶级房车。

        是去年李念鱼送她的生辰礼物,因为制作成品太高,不适合量产。

        看来陈星耀是去年参考了一回她的马车,就惦记上了。

        凌王妃做事雷厉风行,一点也不浪费时间。

        让陈星耀回去好好睡一觉,天亮后就出发。

        陈星耀觉得要不是冬天的晚上没法赶路,王妃肯定让他现在就动身。

        他哪里睡得着?回去就把陈黎从被窝拖起来,又让人把陈落雪请来,紧急商量这个任务。

        庞先生则连夜写好一封折子,跟陈星耀一起回长安的。

        沈林钟则准备明天就去基地,提前为三月征新兵准备,这一次征的新兵,不用说,全部都当海军训练。

        甲四则和那两个异族首领,带着一支军队往前丹东救援族人。同行的有莫修谨,他说要提前去看一眼高丽边境的情况。

        对于沈冬素提出的,以军火供应商的方式,让高丽、新罗、倭国这些小岛国,开启另类的‘三国’纷战。

        沈冬素是空有想法和概念,毕竟前世学过世界史的,都知道漂亮国就是靠这个方法,一跃成为超级大国的。

        但具体实施计划,就得做极多的调查,高丽国有几王子?有几个有兵权有实力的将军?怎么拉拢、怎么蛊惑?

        等等细节,凭沈冬素的脑子肯定是想不到周全计划的,所以这么难的事,自然是交给聪明人做。

        庞先生和小盼哥珠联璧合,定能让她的想法变成现实。

        庞先生说此计不亚于火中取栗,一招不慎,没挑拨起高丽内乱,战火先到北境。

        莫修谨却觉得此计甚妙!这战火已经要到北境了。

        高丽不像北疆,北疆人马能驱赶到瀚海以北,最少能还大夏北境几十年太平。

        而高丽跟大夏一样,他们是不会跑的。我们又不能将他们杀绝杀尽要一个空岛孤城?

        打高丽,一时的胜利,一场仗的胜利,根本称不上胜利。给他们几年时间,就有新的士兵长成。

        而王妃此计,就能从内部消耗他们,消耗他们的士兵、粮食、财力物力,最重要的是,消耗他们百姓的精神气,消耗王室的权威。

        等百姓发现,全国到处是战火,想活命只有逃离。对王室没了敬仰,只想尽快平息战争,完全没了反抗之心。

        那我们一统高丽的时机就到了,这期间,我军只要守好丹东,不让他们有越界的可以。

        再训练海军,造海船,打造更适合海战的武器。

        几年过去,高丽和倭国打成筛子,乱成一锅粥,就该我军下场了。

        庞先生认同了莫修谨的话,提出若想拉倭国混乱,可向姜家海商打探倭国的情况。

        另外派他们的人跟倭人联络,诱导倭国参与高丽内战。

        同时庞先生也指出,这个计划需要我军丰厚的资源来支持,光靠幽州是不行的,得整个北境,乃至整个大夏都支持此计才行。

        所以这一切的前提是,皇上同意,朝廷同意。

        他这是怕沈冬素一意孤行,朝廷不同意,她就私下来。

        沈冬素笑道:“那是当然!先生放心,我有分寸。若朝廷真不同意,等王爷大军凯旋,我们再从长计议。”

        “目前最重要的是,发展整个北境。这节也过完了,都动起来,去年跟北境各州合作的生意,立即让人去联络。”

        “北境的士族富商太懒了,难道还要等春雪融化再行动吗?”

        王妃一声令下,整个北境都行动起来。天太冷,无法采矿,但可以提前让人将铁矿圈起来。

        沈冬素只抓重点,铁矿必须牢牢掌握在她手里,绝不给北境士族染指的机会。未被发现的铁矿,都为官府所有。

        而士族拥有的铁矿,她则用买,或是合作的方式参与进去。要造海船,铁的用量将变得极大。

        特别是配合装在船上的投石机,必须用铁才行,用木头很难发挥火药的威力。

        田地开荒冬天也做不了,但可以先埋肥,要开垦的荒地淋些鱼油,将上面的杂草、杂树一烧,就是草木灰。

        埋上一冬,春天开垦时地便极肥沃,不用再施窖肥就能耕种。这么做需要大量的人力,以前缺人,没法这么干。

        现在莫修谨带回了两万多奴隶,这些粗活累活就有人干了。官府将焚火的开荒地登记造册,凡是愿意入农户的开始分田。

        流民区拥挤的百姓以眼可见的速度减少,工部一边将剩下的人聚拢,一边开始重新修缮流民区。

        因为运煤车太过笨重,极容易造成堵塞还弄脏道路,且因煤太重,用驴或马来拉根本拉不了多少。

        沈冬素大笔一挥,给工部下了一个大工程,因为造船坊和海军营都设在基地那边,以后不用说,基地将是用煤最多的地方。

        便从煤矿到基地,修一条专门运送货物的有轨马车道,四轮的载货车,两条专用铁做的车道。

        马儿只起到一个牵引作用,不需要太费力,就能运送极多的货物。

        开始工部觉得这根本不可能,从未听说过有这样的路。

        但李念鱼亲自带团队试验,先打造了一小段,然后发现确实如王妃所说,运送货物变得极为便利。

        就这样幽州城,不,大夏国第一道有轨马车道正式开始建造。

        沈冬素跟李念鱼说,等铁越来越多,这样便利的设施会更多的。

        她没自大到觉得自己能造出蒸汽机,没有橡胶解决不了密封问题,就不可能造出蒸气机。

        但别的东西,有墨门子弟在,她再提出个概念,相信还是能造出来的。

        像四轮马车,她给个概念,李念鱼就很快想明白驱动转向问题,成功造了出来。

        甲四和莫修谨去了丹东,阿沅姐很担心莫修谨的身体,她想跟着同行。可又不放心白师父,左右为难。

        幸好莫修谨答应她,此去不会太久,他了解一下高丽的情况,带着那批异族人先回来。

        甲四则留在丹东设防,谨防高丽人过境。

        月见嘴上说好羡慕甲四,王爷不在,也能领兵出战。但沈冬素却发现,她明明就是担心甲四。

        还跑去问了庞先生好几回,高丽那边的情况。听说那边极冷,比幽州还要高。

        她还让绣娘给甲四做新棉衣,塞了厚厚的棉花不算,还缝了层柔软的狐狸皮。

        把她衣裳给甲四的时候,却说是王妃赏的,绣娘做的,她只负责送过来而已。

        沈冬素极度无语,这两人还真是,明儿甲十八和大麦姐都生二胎了,你俩还在这暧昧吧!

        李念鱼非常大方地给了甲四很多火药,还给了一批鱼油,让他去海上试一下效果。

        那天陈黎用来焚山谷还挺好用的,若用于海上,想象一下。

        在海面上燃起一片火海,沾之附骨,水难熄灭,将给敌人多大的震慑啊!

        要不是幽州城离不开他,他真想跟甲四同行,去亲眼见一见海上用鱼油的盛况。

        甲四只好告诉他,暂时用不上,王妃说了,要即震慑住高丽,又不能将他们吓成缩头乌龟,不敢跟咱们合作。

        火药可以用,鱼油这种海上大杀伤性武器,要留成底牌,暂时不用。

        甲四和莫修谨走后,沈冬素就把李念鱼派到基地那边修造船坊,以后重工业都往基地转移,而商用码头,则转移到济州港。

        她已经霸气地将济州,圈成幽州后花园,将一些轻工业和商业,都地理环境更好的济州转移。

        陈琼死后,济州士族老实得跟鹌鹑一样。听说王妃要修海港,他们自发带人去帮忙。

        生怕哪一点惹王妃不喜,步了陈琼的后尘。

        虽然在士族心中,沈冬素成了恶霸女魔头一样的存在,挺让她无语的。

        但见这个名声这么好用,别说叫我恶霸女魔头,就是叫我母夜叉我也不介意。

        就这样沈冬素提前进入,全职娘亲加全职城主的工作状态,这个正月再没清闲一天。

        不过早先答应庞先生,要在万书阁开学那天到场,她还是抽空去了一趟。

        写了一份极具感染力的演讲稿,在她的慷慨激昂的演讲之下,学子们感动不已。

        她觉得机会难得,既然演讲都演了,干脆煽情到底。

        以行军礼的姿态,带领所有学子宣誓,齐诵那横渠四句。

        连庞先生和众多老夫子,都受到感染,眼眶都红了,跟着一起宣誓。

        那场面,声势如雷。幸好是她,若是凌墨萧干这事,保管有御史参他蛊惑人心。

        后来庞先生说,王妃的演讲非常有效果,特别是宣誓环节,被他保留下来,以后每学期开学,对着那横渠石做一次。

        学生们听了王妃的演讲之后,学习都积极多了,要说以前最少有一半的学生,想学有所成再去长安求学。

        然后为长安为官,但现在,有八成学生都想考取功名后,能回到幽州做官,为边关百姓谋福祉,共建北境。

        沈冬素失笑,看来‘演讲学’还是有点用的,应该说她太擅长画大饼,从上到下,都被她画的大饼喂饱了。

        据说今年来万书阁求学的异地学子更多了,除了北境的学子,中原的也不少。

        沈冬素想到去年大哥说,今年可以让仲阳来读书。

        仲阳已经考取了秀才,要三年后考举人,这三年学子都会游学,来幽州求学正合适。

        她思索了一下,决定下一次写家书时,把这个建议写上,至于仲阳来不来,就看他自己的想法了。

        正月底的时候,幽州城,乃至整个北境发生了一件极为轰动的事。

        姜宏带着数万奴隶,提前回来了!

        跟当初莫修谨悄悄回来不同,姜宏那叫个声势浩荡,不愧是经商的,这些助涨人气的事,他比谁都在行。

        许是为了给自己带回来的货物提前造势,反正他才跟凌王分开,便一路提前送信到幽州。

        实时汇报,大部队到哪了?还有多少天能到幽州?还提前把货物清单送来,让沈冬素先准备一下拍卖会。

        等他一回来,立即将这些货物卖了。

        他敢这么大张旗鼓,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我军大胜,离凌王凯旋归来的日子也不远了!

        沈冬素在人前还算镇定,但一回到家,特别是晚上和两个宝宝在一起的时候,她就忍不住拿凌墨萧的画像对两娃念叨。

        ‘爹爹要回来了哦!回来抱你们,不许哭哦!’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